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
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
人文載道,匯則興邦
熱門搜尋:
香港回歸祖國二十五周年
全部
下拉
全部
即時
報紙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列表菜單 列表菜單
卡片菜單 卡片菜單
【鵬情萬里】鵝醋缽
這幾日天氣過分暑熱,便想起一處消暑之地。
發佈時間
文匯報
收藏
取消收藏
【鵬情萬里】新東方在直播間裏賣什麼?
最近,內地網絡上受到最多關注的,莫過於一個叫董宇輝的年輕人,以及以他為代表的新東方直播間。
發佈時間
文匯報
直播
收藏
取消收藏
【鵬情萬里】排隊離婚的上海人
不出所料,上海這輪疫情進入尾聲後,排隊離婚的新聞立刻登上熱搜。其實,排隊離婚上新聞的不止是上海人。兩年前武漢解封,知乎上出現了一個熱門問題:疫情過後最想做什麼?回答最想離婚的人數高居前列。之後,內地多個城市離婚預約爆滿的新聞,頻頻受到關注。不少人因此發出感嘆,離婚已算得上是疫情社會面的次生災害。
發佈時間
文匯報
疫情
收藏
取消收藏
【鵬情萬里】吃辣滑鐵盧
一向自詡是有些吃辣的功夫在身上。
發佈時間
文匯報
食材
收藏
取消收藏
【鵬情萬里】花落無人嗅
端午前後,暑熱初至。早起還是天藍風清,才吃中飯,釋放鬱熱的漣漪,便從無遮無攔的海面,一圈一圈擴散到人煙稠密的街區。出門抬頭看天,雲朵肥厚綿白,一大團擁簇着一大團,有的包裹着對面山道上細高樓宇的頂端,有的飄浮在龍虎山起伏蜿蜒的山脊上,還有一朵,正巧經過卑路乍街的十字路口,端端正正罩在穿巷而過的叮叮車上,像是在漫畫裏隨意定格了一秒鐘。白雲鋪排不到的地方,天藍得賞心悅目,熱也讓人揮汗如雨。沒走多遠,已是汗濕後背,人畜暈浪。有隻腿短毛黃的秋田犬,仰天癱在路邊的紫薇樹下,呼哧呼哧吐着氣,看樣子也是熱得不想動了。牽着狗繩的高個子男生,接連扯了幾下繩子,見牠仍無動於衷,便順勢坐在樹下長椅上,低頭悶悶地盯着手機。
發佈時間
文匯報
收藏
取消收藏
【鵬情萬里】城猶如此
下班下車的地方,有幾棵羽狀複生的高大樹木,最粗的一棵,雙臂合抱也抱不攏,最細的也粗過成年人的腰,其餘幾棵,高大蒼勁,枝條修長,頗有玉樹臨風之感。香港的道路,大多依着山勢起伏修築,路邊的樹木自然也因地勢栽種。這幾棵令我矚目的樹,有兩棵栽種的位置就低到了地下隧道旁,連接過街天橋的廊橋,正好卡在兩棵樹的腰身處,密實簇擁的枝葉,不僅遮擋了廊橋常常的灰色頂子,也把相鄰着幾棵樹的樹身隱匿了起來。我總懷疑這是一窩難得的紫檀,怎奈每次都是夜半匆匆路過,顧不得上前辨認。
發佈時間
文匯報
收藏
取消收藏
【鵬情萬里】疫鬱隱現
鈍刀子最磨人。
發佈時間
文匯報
疫情
收藏
取消收藏
【鵬情萬里】燈火可親通關可期
入了5月,父母拍攝的小院視頻,從早到晚,霸屏我們的朋友圈。成千上萬朵薔薇,開成了一道道淡粉色瀑布。大朵大朵的虞美人,顏色嬌嫩花枝裊娜。倚在牆角的一大簇芍藥,絳紫色的花朵肥碩豐腴不輸牡丹。各色月季盛放,深深淺淺濃淡得宜。成片的小雛菊,迎風而立清新雅致。高大秀美的楓樹,佇立在門廊邊,紅得如火如霞。籬笆上豌豆花露水點睛,星星閃閃。
發佈時間
文匯報
疫情
收藏
取消收藏
【鵬情萬里】香港最容易遇到愛情的地方
帶了酒和茶,還有燒水的瓦斯爐,坐在海邊的石灘上,海水在腳邊起起伏伏,也不知道累。頭頂的細葉榕,遮天蔽日,密集繚亂的樹根,沿着海邊的山丘,一路蔓延,無休止地生長。不遠處的海面上,那艘碩大的豪華遊輪,停泊在此少說也一月有餘,往來穿梭的巨大貨輪,乘風破浪的簡便快艇,都繞着它走。我跑步路過,總會忍不住拍一張,發給遙遠的朋友。朋友有個念想,等疫情過了,一定要搭着遊輪,放空腦子,漫無目的在海上飄蕩一個月。朋友邀我一起,說,要像大學時喜歡躺在空曠草地上那樣,躺在甲板上,枕着波濤,望着星空,想起什麼就聊什麼,無邊無垠。
發佈時間
文匯報
香港
收藏
取消收藏
【鵬情萬里】流量密碼
流量為王的時代,似乎沒有幾個人不被流量洪流攜裹着往前走。隨意打開一個短視頻平台、隨意點開一個社交媒體平台,圍繞熱搜榜衍生出來的各類內容,簡直令人匪夷所思。不管原本主攻的領域是什麼,都敢張口就來,肆意發表與事實相去甚遠的觀點,有時候甚至是完全背離公序良俗的惡意揣測,目的只有一個,蹭到熱點獲取流量。這也導致非常多的內容創作者,常常會陷入自我質疑的困惑裏不能自拔。精心創作的一篇很好的長文、一部有溫度的短片、一幅有意境的照片,點擊率、播放量、轉評讚,統統被一段惡俗的小視頻遠遠超越。
發佈時間
文匯報
流量
收藏
取消收藏
【鵬情萬里】疫下吃喝
樓下經營多年的咖啡館宣告結業,抱着電腦過去的時候,只看到臨街兩塊大落地窗,從裏面用灰白色的紙,糊得死死的。趴着玻璃從紙縫邊往裏面望了兩眼,一片漆黑。臨窗的咖啡色小圓桌,高靠背的皮沙發,柔軟的靠枕,不知道都搬走了沒有。
發佈時間
文匯報
收藏
取消收藏
鵬情萬里:疫下心酸事
以前覺得帶東西去海邊吃,吹吹風、望望海,有一搭沒一搭地聊着,閒適恬淡,又愜意放鬆,不亞於採菊東籬下,詩酒對南山。現在,傍晚時分,無論去到哪片海邊,總見到很多人,坐在海堤上吃東西。手裏捧着飯盒,口罩拉低扣在下巴上,時不時還要左右張望。不知怎的,看得我心裏略略有些發酸。
發佈時間
文匯報
收藏
取消收藏
【鵬情萬里】疫下滬港
新增感染人數連日顯著回落,街坊們顯然都鬆了一口氣,出街買菜吃飯的,一下多了起來。又逢清明前後,漫山遍野的人,掃墓又踏青,看得人隱憂即起,疫情當清未清之際,最是關鍵。這麼早懈怠下來,難免不會再勾起燎原之火,何況每日的感染人數仍以數千計。
發佈時間
文匯報
上海
收藏
取消收藏
【鵬情萬里】疫下回南天
時近清明,回南天如期而至。上周三晚飯畢,走在香港仔避風塘的防波堤上,風浪雖大,捲得海面波浪迭起,潮水翻動,卻也難以撼動空氣中籠着的濃重濕霧。濟濟一塘的大小船隻,在風浪夾擊下,搖晃不止,相鄰的船幫接連碰撞,發出一長串咯吱咯吱的聲響。避風塘兩邊稠密的樓宇上,密集排布着的黃白兩色燈光,失去了往日的清亮璀璨,氤氳在厚厚的水氣裏,像是罩着一層穿不透的昏黃。我是最怕回南天,整個人像是被一床洇足了水的老舊棉胎纏繞,呼吸短促,臂膀酸脹,怎麼使勁兒,都難以從中掙脫出來。屋子裏的冷氣24小時不能關,所有的門窗日夜都不能開。走廊上,電梯裏,路邊的石牆,巴士的車窗,遮天蔽日的大榕樹,都像是被水剛剛洗過,濕漉漉的靠也不能靠、扶也不能扶。走路還得格外留意腳下打滑,稍有不注意,就會跌上一跤。看着顫巍巍的長者,從士美菲路的緩坡,慢慢往下走,忍不住替他們緊張。
發佈時間
文匯報
收藏
取消收藏
【鵬情萬里】疫癒之後
周末傍晚,在卑路乍灣海濱公園看落日。大人們三三兩兩,靜靜地坐在長椅上,隔着口罩低聲交談。年輕的情侶,胳膊搭着肩膀,齊齊望着海上穿梭的船隻,一句話也不說。腳下幾隻灰鴿子,嘰嘰咕咕,很歡快。金髮碧眼的外國人尤其多,不分男女,都直接席地坐在海堤上。他們不止把整張臉裸露在外面,一長排毛茸茸的小腿,或長或短懸空垂着。明金色的落日餘暉,落在起起伏伏的海面上,幽藍深邃,波光粼粼,給那一排毛茸茸的小腿,鍍上了柔柔的金邊,有一種強烈的西式油畫感。只是,他們身旁的啤酒瓶、吃過的餐盒、用過的紙巾,在畫面裏,散亂得有些煞風景。
發佈時間
文匯報
收藏
取消收藏
【鵬情萬里】吃春(九)
頭髮長的事情,終於宣告解決。可能是民間聲浪比較大,政府終於從善如流,宣布上周四開始,只要接種了一針疫苗,就可作為憑證,去排隊剪髮。自周五開始,連着3日走去附近的髮型屋,最後都打了退堂鼓。外面排隊的人,總是不少於10個。還有些像我一樣的人,在髮型屋外看了看、轉了轉,又走了。估計都是一樣的心思,既然已經解禁,就讓頭髮再多長幾天。大疫當前,不去人多的地方湊熱鬧,總是沒有錯。
發佈時間
文匯報
收藏
取消收藏
【鵬情萬里】鵝醋缽
這幾日天氣過分暑熱,便想起一處消暑之地。
發佈時間
收藏
【鵬情萬里】新東方在直播間裏賣什麼?
最近,內地網絡上受到最多關注的,莫過於一個叫董宇輝的年輕人,以及以他為代表的新東方直播間。
發佈時間
直播
收藏
【鵬情萬里】排隊離婚的上海人
不出所料,上海這輪疫情進入尾聲後,排隊離婚的新聞立刻登上熱搜。其實,排隊離婚上新聞的不止是上海人。兩年前武漢解封,知乎上出現了一個熱門問題:疫情過後最想做什麼?回答最想離婚的人數高居前列。之後,內地多個城市離婚預約爆滿的新聞,頻頻受到關注。不少人因此發出感嘆,離婚已算得上是疫情社會面的次生災害。
發佈時間
疫情
收藏
【鵬情萬里】吃辣滑鐵盧
一向自詡是有些吃辣的功夫在身上。
發佈時間
食材
收藏
【鵬情萬里】花落無人嗅
端午前後,暑熱初至。早起還是天藍風清,才吃中飯,釋放鬱熱的漣漪,便從無遮無攔的海面,一圈一圈擴散到人煙稠密的街區。出門抬頭看天,雲朵肥厚綿白,一大團擁簇着一大團,有的包裹着對面山道上細高樓宇的頂端,有的飄浮在龍虎山起伏蜿蜒的山脊上,還有一朵,正巧經過卑路乍街的十字路口,端端正正罩在穿巷而過的叮叮車上,像是在漫畫裏隨意定格了一秒鐘。白雲鋪排不到的地方,天藍得賞心悅目,熱也讓人揮汗如雨。沒走多遠,已是汗濕後背,人畜暈浪。有隻腿短毛黃的秋田犬,仰天癱在路邊的紫薇樹下,呼哧呼哧吐着氣,看樣子也是熱得不想動了。牽着狗繩的高個子男生,接連扯了幾下繩子,見牠仍無動於衷,便順勢坐在樹下長椅上,低頭悶悶地盯着手機。
發佈時間
收藏
【鵬情萬里】城猶如此
下班下車的地方,有幾棵羽狀複生的高大樹木,最粗的一棵,雙臂合抱也抱不攏,最細的也粗過成年人的腰,其餘幾棵,高大蒼勁,枝條修長,頗有玉樹臨風之感。香港的道路,大多依着山勢起伏修築,路邊的樹木自然也因地勢栽種。這幾棵令我矚目的樹,有兩棵栽種的位置就低到了地下隧道旁,連接過街天橋的廊橋,正好卡在兩棵樹的腰身處,密實簇擁的枝葉,不僅遮擋了廊橋常常的灰色頂子,也把相鄰着幾棵樹的樹身隱匿了起來。我總懷疑這是一窩難得的紫檀,怎奈每次都是夜半匆匆路過,顧不得上前辨認。
發佈時間
收藏
【鵬情萬里】疫鬱隱現
鈍刀子最磨人。
發佈時間
疫情
收藏
【鵬情萬里】燈火可親通關可期
入了5月,父母拍攝的小院視頻,從早到晚,霸屏我們的朋友圈。成千上萬朵薔薇,開成了一道道淡粉色瀑布。大朵大朵的虞美人,顏色嬌嫩花枝裊娜。倚在牆角的一大簇芍藥,絳紫色的花朵肥碩豐腴不輸牡丹。各色月季盛放,深深淺淺濃淡得宜。成片的小雛菊,迎風而立清新雅致。高大秀美的楓樹,佇立在門廊邊,紅得如火如霞。籬笆上豌豆花露水點睛,星星閃閃。
發佈時間
疫情
收藏
【鵬情萬里】香港最容易遇到愛情的地方
帶了酒和茶,還有燒水的瓦斯爐,坐在海邊的石灘上,海水在腳邊起起伏伏,也不知道累。頭頂的細葉榕,遮天蔽日,密集繚亂的樹根,沿着海邊的山丘,一路蔓延,無休止地生長。不遠處的海面上,那艘碩大的豪華遊輪,停泊在此少說也一月有餘,往來穿梭的巨大貨輪,乘風破浪的簡便快艇,都繞着它走。我跑步路過,總會忍不住拍一張,發給遙遠的朋友。朋友有個念想,等疫情過了,一定要搭着遊輪,放空腦子,漫無目的在海上飄蕩一個月。朋友邀我一起,說,要像大學時喜歡躺在空曠草地上那樣,躺在甲板上,枕着波濤,望着星空,想起什麼就聊什麼,無邊無垠。
發佈時間
香港
收藏
【鵬情萬里】流量密碼
流量為王的時代,似乎沒有幾個人不被流量洪流攜裹着往前走。隨意打開一個短視頻平台、隨意點開一個社交媒體平台,圍繞熱搜榜衍生出來的各類內容,簡直令人匪夷所思。不管原本主攻的領域是什麼,都敢張口就來,肆意發表與事實相去甚遠的觀點,有時候甚至是完全背離公序良俗的惡意揣測,目的只有一個,蹭到熱點獲取流量。這也導致非常多的內容創作者,常常會陷入自我質疑的困惑裏不能自拔。精心創作的一篇很好的長文、一部有溫度的短片、一幅有意境的照片,點擊率、播放量、轉評讚,統統被一段惡俗的小視頻遠遠超越。
發佈時間
流量
收藏
【鵬情萬里】疫下吃喝
樓下經營多年的咖啡館宣告結業,抱着電腦過去的時候,只看到臨街兩塊大落地窗,從裏面用灰白色的紙,糊得死死的。趴着玻璃從紙縫邊往裏面望了兩眼,一片漆黑。臨窗的咖啡色小圓桌,高靠背的皮沙發,柔軟的靠枕,不知道都搬走了沒有。
發佈時間
收藏
鵬情萬里:疫下心酸事
以前覺得帶東西去海邊吃,吹吹風、望望海,有一搭沒一搭地聊着,閒適恬淡,又愜意放鬆,不亞於採菊東籬下,詩酒對南山。現在,傍晚時分,無論去到哪片海邊,總見到很多人,坐在海堤上吃東西。手裏捧着飯盒,口罩拉低扣在下巴上,時不時還要左右張望。不知怎的,看得我心裏略略有些發酸。
發佈時間
收藏
【鵬情萬里】疫下滬港
新增感染人數連日顯著回落,街坊們顯然都鬆了一口氣,出街買菜吃飯的,一下多了起來。又逢清明前後,漫山遍野的人,掃墓又踏青,看得人隱憂即起,疫情當清未清之際,最是關鍵。這麼早懈怠下來,難免不會再勾起燎原之火,何況每日的感染人數仍以數千計。
發佈時間
上海
收藏
【鵬情萬里】疫下回南天
時近清明,回南天如期而至。上周三晚飯畢,走在香港仔避風塘的防波堤上,風浪雖大,捲得海面波浪迭起,潮水翻動,卻也難以撼動空氣中籠着的濃重濕霧。濟濟一塘的大小船隻,在風浪夾擊下,搖晃不止,相鄰的船幫接連碰撞,發出一長串咯吱咯吱的聲響。避風塘兩邊稠密的樓宇上,密集排布着的黃白兩色燈光,失去了往日的清亮璀璨,氤氳在厚厚的水氣裏,像是罩着一層穿不透的昏黃。我是最怕回南天,整個人像是被一床洇足了水的老舊棉胎纏繞,呼吸短促,臂膀酸脹,怎麼使勁兒,都難以從中掙脫出來。屋子裏的冷氣24小時不能關,所有的門窗日夜都不能開。走廊上,電梯裏,路邊的石牆,巴士的車窗,遮天蔽日的大榕樹,都像是被水剛剛洗過,濕漉漉的靠也不能靠、扶也不能扶。走路還得格外留意腳下打滑,稍有不注意,就會跌上一跤。看着顫巍巍的長者,從士美菲路的緩坡,慢慢往下走,忍不住替他們緊張。
發佈時間
收藏
【鵬情萬里】疫癒之後
周末傍晚,在卑路乍灣海濱公園看落日。大人們三三兩兩,靜靜地坐在長椅上,隔着口罩低聲交談。年輕的情侶,胳膊搭着肩膀,齊齊望着海上穿梭的船隻,一句話也不說。腳下幾隻灰鴿子,嘰嘰咕咕,很歡快。金髮碧眼的外國人尤其多,不分男女,都直接席地坐在海堤上。他們不止把整張臉裸露在外面,一長排毛茸茸的小腿,或長或短懸空垂着。明金色的落日餘暉,落在起起伏伏的海面上,幽藍深邃,波光粼粼,給那一排毛茸茸的小腿,鍍上了柔柔的金邊,有一種強烈的西式油畫感。只是,他們身旁的啤酒瓶、吃過的餐盒、用過的紙巾,在畫面裏,散亂得有些煞風景。
發佈時間
收藏
【鵬情萬里】吃春(九)
頭髮長的事情,終於宣告解決。可能是民間聲浪比較大,政府終於從善如流,宣布上周四開始,只要接種了一針疫苗,就可作為憑證,去排隊剪髮。自周五開始,連着3日走去附近的髮型屋,最後都打了退堂鼓。外面排隊的人,總是不少於10個。還有些像我一樣的人,在髮型屋外看了看、轉了轉,又走了。估計都是一樣的心思,既然已經解禁,就讓頭髮再多長幾天。大疫當前,不去人多的地方湊熱鬧,總是沒有錯。
發佈時間
收藏
顯示更多

點擊排行

新聞回顧
上一個月
2020
顯示年
7
顯示月
下一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