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兒(右)出席林天行個展。 作者供圖

潘金英

我閱讀女詩人萍兒的《無色之境》,詩集配以著名藝術家林天行盎然有韻的插畫,附上詩境金句,特別富興味(不知這兩位詩意藝術家如何靈感相通呢?)。書中詩歌字字珠璣,讀着能以心聆聽,聽見內心深處心香縈繞,一種永恒的詩意,無聲的輕歌妙韻在潺潺流淌,惹人共鳴!

我欣賞她通過細緻的筆觸和言語,引發讀者浸沉在詩意境界,讀着萍兒這些新詩,我自然而然地聯想到無色,其實多色;無字,其實這些詩篇與文字已融合,聯繫一起。我又聯想到讀過的中國唐代詩: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

想着,內心空靈澄明,顯得波平如鏡,鏡花水月本是空,水波起伏本自然,我意會到水柔順卻力度大,禪意傳遞了大地歌韻。《無色之境》征服了人間色相,呼喚了天地整個空靈的主題,帶我輩讀者赴一場美麗絕境。例如156頁的一篇,《把轟烈寫成轟轟烈烈》富美麗創意:

用詞牌後的雨滴造一湖春釀

借入夜最後章節的亮光

一株樹木無聲落下

負着星星改寫它的餘生

再前一步,就是天涯

還是那片尖葉

把轟烈寫成轟轟烈烈

把冷夏碎成日落長河

所有往事被賦予了禪

留下淨

你被月亮牽掛

被虛度喚醒

萍兒在這詩中所運用簡單的逆轉意象,使細膩的愛及情感,表達得淋漓酣暢,我想像女詩人似是故意把角色逆轉,「你被月亮牽掛」,分明是自我掛念月亮呀!

我閱讀《無色之境》,萍兒以情運筆、用凝練語言為詩,富有文化底蘊;詩集詩行通過女詩人的筆觸和言語,描繪了一種抽象的無色之境,暗示了一種超越現實和感官的境界,呈現出一種內心的平衡空間,予人寧靜致遠的方向及內省思想,和追求真善美的哲學思考,達到精神上的拓展領域和深邃的內涵修為;可容納世間任何一切,應對生活當中的衝突,茫然不予理會,不經意地趨向禪的意境。在繁鬧紅塵市境中,她示範如何靜心,點撥思緒;人的慈悲是明白眾生皆有道性,人宜有萬物一體的心胸,似那純淨的清蓮不染塵,我嚮往心靈有淨土。萍兒詩句樸實無華,文字簡單顯現本真,而簡單背後有所暗示,當中深意,值得好好細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