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禾,筆名「會說話的肘子」
◆《夜的命名術》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

網絡文學正在發生改變,是怎樣的改變呢?網絡文學一線作家任禾(筆名:會說話的肘子)在接受香港文匯報記者專訪時用了「詭異」一詞來形容網絡文學的發展方向。在任禾看來,文學的本質是思想、是人性。「好的文學作品一定是兼具故事性與人性的。剛開始的網文作品只是練功升級,只是講故事,但近年來隨着一批『大神』下場,網絡文學作品開始平衡故事性與思想性。因此,下一部類似於《哈利波特》這樣全民皆知的經典之作或許會在中國出現,在網絡文學作品中出現。」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劉蕊

任禾,筆名「會說話的肘子」,1990年4月生,洛陽人,中國作協會員,網絡文學白金作家,自由撰稿人。代表作有《大王饒命》《第一序列》《夜的命名術》等。他入選團中央、中央網信辦聯合評選的第四屆「中國青年好網民」,榮獲第六屆閱文原創IP盛典「年度榮耀作家」、2021起點「金鍵盤作家」、第四屆茅盾新人獎·網絡文學獎。其作品《夜的命名術》獲第33屆中國科幻銀河獎最具改編潛力獎,2023年1月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

「作協主席」是認可是激勵

這隻「會說話的肘子」有多牛呢?他的科幻作品《大王饒命》是網絡文學首部原生評論破百萬的作品,《第一序列》入選中國作家協會網絡文學中心2020年網絡文學重點作品扶持選題,同年被中國國家圖書館永久典藏。而《夜的命名術》自連載以來,打破了起點平台多項歷史紀錄,閱讀人數、收藏人數、均訂數屢創新高,成為VIP章節首發月起點銷售額最高、打賞收入最高、月票最多、本章說最多的作品,並刷新起點最快達成10萬首訂紀錄,成為該閱讀平台歷史上最快達成銷售、評論雙百萬作品。

記者採訪任禾,源於他的新身份——洛陽市作家協會主席。他不僅是洛陽市文聯所屬13個文藝家協會最年輕的「掌門人」,更是全國少有的網絡文學作家擔當作協主席一職。但是新官上任沒有三把火,任禾目前已經處於半閉關狀態,因為他在構思新的作品,題材是東方玄幻,「目前正在做設定,包括人物小傳、世界觀等。」網絡文學與傳統文學不太一樣的地方就在於,網文需要把設定做得非常詳細,「因為需要構建一個全新的世界,這個世界必須足夠精緻與完整,這樣寫的時候作者本人才有足夠的信念感,讀者也才能夠帶入。」這部新作品預計能夠在明年4月份開始更新。

在任禾看來,「作協主席」一職是對自己「埋頭碼字」的肯定,也是對網絡文學的認可,更是對網絡文學的激勵。「網文是一種很年輕化的表達或者說交流方式,作者與讀者之間的高頻率互動讓作者能夠更好地收集到讀者的意見和喜好,因此,也更有助於創作出讀者喜愛的作品。」任禾認為,擁有共情能力是自己從事網文寫作的「天賦」之一,「這讓我特別能夠換位思考與感同身受,以讀者的視角去寫,這樣才能寫出讀者愛看的東西。」

這個從小喜歡看書,沒事喜歡寫首詩寫篇散文的文藝青年對自己的下一部作品有更高的要求,「比如,這個故事如果寫完能給我的孩子看,就可以寫。」這其實也是網絡文學的一個發展方向。「整個網絡生態都在發生改變,讀者的要求更高,下場寫作的人也更牛,水平越來越高。」

套路會把人「廢掉」

其實早在任禾2011年讀大學時,他就下場寫過網絡小說,只不過當時更新了30萬字就更不下去了。「寫作需要閱歷,沒有閱歷寫不好網文。」任禾總結當時寫不下去的原因:生活閱歷不足導致的。那時候不跟人打交道,整天接觸的就是自己的同學。「過往的閱讀經歷能夠給你足夠的寫作基礎讓你開始寫作,但不足以支撐你完成一部作品。」

而畢業之後的工作經歷讓任禾的閱歷得到了「充分的補充」,2016年為了「貼補家用」再次下場寫作的任禾找到了自己的節奏和方向。任禾真誠地告訴記者,這不是個人牛,而是時代給的紅利。「趕上了網文井噴的時代,再往前二十年再往後二十年,就算能寫,可能也賺不到這個錢。」

任禾也非常清醒地意識到,現在的時代已然不同了。「網絡文學流量井噴的時代已經過去了。能寫出來的東西基本都寫完了。但隨之到來的是網絡文學經典化的時代。」

「現在網文正在進入這個時代,真正的大神們寫出的作品兼具故事與人性,不僅能寫好故事,更能兼顧人性的複雜性,很可能會出一大批經典,我這一批人也會被這批人的光芒所掩蓋。」

因此任禾一直堅持,寫作不能「用套路」,「寫套路會把人廢掉。當一個行業太賺錢時就會總結套路,但如今的網絡文學已經不是那個僅追求流量的時代了,以前網絡寫作者打開Word就是幹,完全不給自己思考的時間。但是現在追求文學性和思想性的時代下,不思考就會失敗,不充分準備就會失敗。」

國強則文強 文化出圈是必然

《2022中國網絡文學發展研究報告》中顯示,「截至2022年底,網絡文學用戶規模達4.92億,網絡文學作家數量累計超過2,278萬。」網絡文學的規模體量再一次刷新了新高度。值得注意的是,報告指出,當前的網絡文學發展不僅有量也有質,「144部網文作品入藏國家圖書館,10部網文的數字版本入藏中國國家版本館;網絡文學海外訪問用戶規模突破9億,16部中國網文被大英圖書館收錄。」曾經被認為是文化快消品的網絡文學,如今走上了精品化發展之路,並且成為中國文化輸出的閃亮名片。

這其中就有任禾的作品,他的作品被認為充滿了「少年感」。他曾對媒體說:「希望我的作品帶給大家少年的精神世界,永遠少年,永遠熱淚盈眶。 我希望能在科幻作品中塑造一個『永遠向理想奔赴的現實主義者』,不言敗,不畏懼,不作惡,不妥協。」

任禾本人也是一個能夠在任何需要衝刺的時候就放下一切向理想奔赴的人。這種專注的能力是任禾在高考那一年發現的。「高一高二都還沉迷於各種小說,成績班級倒數。到了高三就全部戒掉,早上4:30起來早讀,晚上9:30熄燈後用一個3塊錢的手電筒窩在被窩裏刷題一直到12:00。」就這樣,任禾整整堅持了一年,頭髮都熬白了。這是一段非常有意義的人生閱歷,「不在於考上了哪間大學,而是證明自己能夠沉下心來做事情,可以在任何時候都能衝刺一把。」

網文出海、文化出圈,不論是官方層面還是個人層面都在積極努力着。在任禾看來,國強則文強,中國文化出圈是必然,尤其是中國傳統文化。

他不想辜負時代給予的機會和正向反饋,「敬畏經典,但從不缺乏追求經典的勇氣。」任禾告訴記者,自從開始網絡文學創作,那種「衝刺一把」的勁頭就全部上來了。他能夠把最喜歡的遊戲全部刪除,保持一年到兩年的時間每天工作10多個小時。「下午兩點左右起床,處理一些日常雜務,然後把之前的文字再拿出來修改一下,五六點的時候再睡個『午覺』,然後就開始寫作,一直到凌晨六點。」跟很多寫作者一樣,任禾習慣在晚上開啟寫作時間。「當你身邊沒有人的時候,想像力無限大。身邊人離你五米,想像力也只有五米,當屏幕前有其他人盯着時,想像力就坍塌了。」寫作是件純粹又自我的事情,「碼字的時候完全進入到了虛擬的世界,回歸現實的時候就會覺得很恍惚。」

「等一部作品更完了,再休個長假。」當然,休長假期間,看電影、讀書、參加各種會議、各地遊玩,這也是「積累素材,尋找靈感,構思新作」的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