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繡大千》

主編:李巍

執行主編:沈衛榮、姚霜

出版社:國家文物出版社

盛世現吉祥,昇平起華章。在時代奏響漢藏佛教中國化的主旋律中,文物出版社以解讀明清織繡唐卡為主旨的《錦繡大千》璨然問世。這是歷史的必然,更是時代的碩果。

文物承載着民族歷史,維繫着國家認同,能夠解釋一個文明、一個民族與其他文明和民族的不同,從而勾勒出其發展歷程的興衰規律,對於形成不同層面的文明共識和民族認同,具有無可替代的現實作用。

《錦繡大千》圖像異彩紛呈,文章香象絕流。十餘萬字的精論,既鈎元索隱,求同存異,揭示了唐卡內涵的多樣性;又據史釋疑,為唐卡的中國籍提供了可靠的身份認同。書中收錄的259幅織繡唐卡,通過1,040張高清照片,將緙絲、緙毛、堆繡、織錦、滿繡、撻子繡、牛毛繡、髮繡、珍珠繡、刺繡等十個品種的唐卡,纖毫畢露地呈現在讀者眼前。這些分別來自宮廷御製、寺廟精製和民間自製的唐卡,基本體現了明清時期唐卡製作的時代特徵、地域特徵和工藝特徵,進而展示出漢藏佛教身份認同的標識。漢藏佛教殊途同歸,唐卡就是在交流交往交融中實現國家認同價值取向的物化載體。唐卡作為藏傳佛教的百科全書,由早期遊牧部落頂禮膜拜的流動神祇,發展成為後來懸掛擎舉的偶像,經歷了一千多年的漫長歲月,內化了漢藏佛教的宗旨、經典、執念、傳統和祈願,是漢藏佛教信眾共融共通的寄託。

《錦繡大千》編委會是一個敢於攀登學術高峰的戰鬥團隊。主編李巍先生是收藏金銅佛像和藏地唐卡的集大成者。他收藏佛教藏品四十餘年,在青海藏區和甘南藏區被譽為「現象級」的收藏家。李巍的收藏目的不是為了賺錢,而是為了保護文物,傳承文化。他多次向多家博物館無償捐贈文物的事實,足以證明他收藏文物的初心。在收藏生涯中踐行「藏品體現人品」的觀念,於摸爬滾打中練就識別真品贗品的基本功力,這使得他收藏的藏地唐卡,首先得到了藏傳佛教信眾的高度認同。精誠所至,金石為開。苦心孤詣營造的良性循環網絡,又使李巍從各種信息中探尋出一些深藏於民間的唐卡精品,提升了他收藏的唐卡質量,展現了唐卡藝術的萬千氣象。

《錦繡大千》的執行主編沈衛榮教授,長期從事元史、藏學和佛學研究,專注於對漢藏兩種佛教傳統互相交流、交融歷史的探索,是國內外公認的藏學家和藏傳佛教研究領域的翹楚。他孜孜不倦的研究成果,不僅揭開了藏傳佛教中國化歷史進程的路徑,正本清源,撣掉污名化藏傳佛教的垢塵,而且在漢藏佛教研究領域建言獻策,為新時期黨的民族宗教政策注入了與時俱進的活力。作為國內第一個提出國家認同概念的專家,沈衛榮打通歷史與現實的內在邏輯,釐清國家認同與民族認同的關係,為中華民族的文化自信和偉大復興注入了愛國主義精神。近些年來,我國藏文文獻的整理出版出現井噴現象,是同沈衛榮等一批藏學家的努力分不開的。在《錦繡大千》收錄的《形象與實相》專論中,沈衛榮從多維度、大縱深的學術語境入手,引經據典,剝繭抽絲,系統梳理藏傳佛教於世界佛教視野中的多重認同,得出了「藏傳佛教與漢傳佛教是大乘佛教的兩大傳統,二者具有上千年互相交流、交融的歷史,形成了一個互相不可分割的漢藏佛教體系」的結論,為漢藏佛教的國家認同提供了法理依據。

執行主編姚霜女士,作為新生代的藏學家,對唐卡藝術研究深入淺出,條分縷析,用通俗易懂的語言,表達唐卡藝術的古典元素和現代審美的多重魅力,展現出扎實的學術功底。

擔綱《錦繡大千》總設計的張志偉教授,是國內頂級圖書設計大師,多次獲得國家和世界圖書設計大賽獎項。這部書的設計理念和風格深沉瑰麗,鑠古鑄今,再次展現出張志偉教授綿厚的美學修養和國學積澱,使讀者眼睛為之一亮。攝影家趙秀文以其唯美的藝術風格,於光影與色彩輝映的再創作中升華了唐卡藝術的魅力,使《錦繡大千》給人以璀璨斑斕的視覺衝擊。

《錦繡大千》是在國家構建強國文化、完善文物保護機制並出台相關措施的大氣候下應運而生的。《錦繡大千》隆重面世,是對中華民族多元一體文明的觀照,是對漢藏佛教身份認同的觀照,也是對唐卡在中國傳統藝術領域地位的觀照。◆文:屈全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