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鄭治祖)行政長官李家超日前向中央提交報告,建議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就國安法釋法。對此,點新聞《議視聽》節目昨日邀請行會成員兼資深大律師湯家驊、身兼基本法委員會委員的立法會議員梁美芬就此展開對談。梁美芬指出,香港國安法是一部新的法律,釋法是中央保留的權力。湯家驊就認為,釋法非但無損「一國兩制」,反而是「一國兩制」的特色。

梁美芬在節目中提到,香港國安法立法時有討論過「國際」的問題,以及法官是不是應該要規定不可有外國國籍的問題,但最後的結果認為當下應該「留白」,給機會看香港是如何實踐。「中央很有誠意讓香港的法院去審理有關國家安全的案件,否則其實可以將法律條文中有關陪審團、保釋等問題寫得非常清楚。」她強調,黎智英案件與其他案件不同,案件中存在很多被指控為勾結外國的情況,這個與其他聘請外國律師的案件有所不同。

梁美芬:釋法是中央保留的權力

「香港國安法的性質對於國家來講非常之重要,所以人大釋法的幾率非常高。」梁美芬表示,現在終審法院駁回律政司的上訴申請是可以預料得到的,可用平常心看待。「去到法庭,就是有機會贏、有機會輸」,香港踐行普通法,就是存在一些限制。過去25年,全國人大常委會對於基本法有不同看法並非是第一次,尤其香港國安法是一部新的法律,釋法是保留的權力,中央有放手給一部重要的全國性法律讓香港用普通法去審。

湯家驊表示,香港國安法有規定,如涉及國家機密,律師要絕對尊重專業責任,對案件內容進行保密。雖然條文是這麼寫,但當時可能沒有想清楚怎樣去執行這條法例。外國的律師來港,相關人員既不屬於香港大律師公會成員,也不是香港律師會成員,香港專業團體如要去調查外國的律師是否干犯專業操守,那麼當外國律師離開香港後就會無從跟進,無法追究相關責任。

「『一國兩制』不代表制度完全不改變」。湯家驊指出,香港司法體制回歸後已經有所改變,因為祖國是踐行大陸法的地方,香港多了一部全國性法律,屬於大陸法有關國家的特色,「一國兩制」將這兩樣東西「加在一起」,遇到一些表面上的矛盾,就要想方法如何去化解。「解鈴還需繫鈴人,由內地的法制去解釋條文,是很自然的事,並非有損『一國兩制』,反而這就是『一國兩制』的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