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克勤 立法會議員

釋法最重要是釋得好、釋得及時。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是「一國兩制」的最高原則。黎智英反中亂港的劣行罄竹難書,勾結外國勢力、搗亂香港、危害國家安全,人神共憤,無論在情、在理、在法都不可能逃避法律制裁。在香港國安法之下,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這不只體現了香港法律制度的特色,更凸顯了國家發展的文明與進步。黎智英堅持要聘請一個不懂中文的外國律師去打國安法官司,除故意攪局之外,還有可能想藉此審訊的機會向外國的「主子」洩露國家機密。因此,本港法院允許黎智英聘請外國律師有違香港國安法立法原意,中央高度警惕,並且指出了國安法的立法精神和法理邏輯就是有效防範、制止和懲治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與活動。假如允許外國律師參與國安法案件的審訊,審訊過程就有可能洩露國家機密從而危害國家安全。

香港必須全方位堵塞國安漏洞。可惜的是,正如眾多愛國愛港人士和法律界正義人士批評所言,有些法官簡單套用審理一般案件的原則、程序和習慣,以及所謂「國際標準」來約束香港國安法的適用和執行,是未能正確認識香港國安法的地位,是對香港國安法權威性的無視,是罔顧國家安全和香港繁榮穩定,已對案件的依法公正審理和香港國安法的準確實施構成重大挑戰,對在特區維護國家安全帶來重大風險。這種情況就說明了處理與國安相關案件時,應該要以國安法的立法精神和維護國家安全的大原則為依歸,其他法律原則若與國安法的精神發生矛盾便要「讓路」。今次終審法院判決之所以令人遺憾,就是從判案理由中看不到有盡一切努力去維護國家安全,法庭沒有對律政司提出的重要理據予以高度重視,忽略了國安法對其他法律原則的凌駕性。

既然司法機構無法處理有關問題,而此案對香港的法律影響重大和深遠,行政長官李家超提請人大釋法是最好的辦法,是履行法定職責、行使法定職權,依法採取必要措施,防範化解各種威脅國家安全的風險隱患。事實上,釋法亦有助本地法律界人士更清楚香港國安法的立法精神,能促進本地法律的發展。總之,一定要確保香港國安法得到完整準確、不折不扣的貫徹實施,確保國家安全得到有效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