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題#0》
◆水墨作品 《蛻變系列#1-16》
◆展覽現場
◆《無題#11》
◆《無題#15》
◆《無題#14》
◆《無題#8》
◆藝術家 霍雲

生命的本質,這是一個深奧的話題,也許各人有着不同的答案,當中不涉及對與錯。談及生命的存在,有藝術家用「紙」來闡述並作出反思,藉各種生活用紙製作成一個又一個立體的作品,它們會隨時間和環境改變它自身的色彩,逐漸變黃顯得陳舊,作品上的各種紋路正好令觀眾幻想並感受藝術家的情緒。◆文、攝:香港文匯報記者 張美婷

新藝潮畫廊現正舉行展覽《紙紋:霍雲個展》,此為中國新銳藝術家霍雲首個香港個展,展覽展出霍雲2016至2022年的系列作品13組,其中12件是以紙為基礎的布上混合媒介作品,另一組16件為水墨紙本作品。以「紙」為源頭,根據其本身的個性在畫布上堆疊、揉皺、塑造不同混合材料,霍雲以抽象的方式最大化「紙」這種藝術語言。紙張的紋路不僅是藝術家按圖索驥突破平面2D以創造空間波動的線索,更是連接材料本質與藝術家個人經驗的脈絡。

作為新生代中國藝術家,霍雲的藝術創作孕育於當代社會巨大的文化衝突與張力之下。在意大利學習期間,他受到貧窮藝術(Arte Povera)的影響,像庫奈里斯(Jannis Kounellis)那樣,以材料作為舟,擺渡在存在與非存在的兩極之中。他曾來到香港交流學習,並且在香港、意大利及內地都多次參與聯展及舉辦個展。他將對一切當下的感受、文化交融的火花,透過線條或者形體在空間中的穿插,創造出調和的韻律,展現掙扎與自省。

取材於生活用紙

「我一直都是用材料說話,我曾有作品用布、石頭製作,都是一些生活中常見的用品,這次用紙製作是源於曾做雕塑的我,希望用另外一種材質去表現、製作作品。」霍雲說。

是次展覽中的12件以紙為基礎立體作品全都是霍雲取材於生活的普通紙製作而成,當中包括紙張、紙巾等各種紙,霍雲說:「我不想作品只固定用一種紙張,生活用紙在我們日常中易找到,我把它們打碎後使用,它的性質、屬性變了,我好像重新塑造出一種藝術語言般。」

霍雲收集各種生活用紙後,經過捏碎、研磨後分類紙碎的粗幼,再加入膠水等美術材料進行黏合,作品的細節位需經擠壓、揉捏呈現出各種凹凸立體效果。霍雲表示,製作立體紙作很花時間,「這種紙製作品不像油畫般畫一遍就好了,製作的時候需經過層層物料的覆蓋,需要在半乾的時候疊加物料,因為紙乾了的時候顏色會不同,因此我必須抓緊時機把物料覆蓋。」

感受藝術家情緒

《無題#0》是霍雲第一個用紙製作而成的作品,它製於2016年。展覽現場有各種大小不同的立體紙作,當中最大型的作品為《無題#8》,它的大小為100×100cm,放置在展覽的當眼處,立體的弧度使它尤其顯眼。

問及製作時的困難,霍雲坦言困難不在於技術上的製作,而是如何運用物料表達中心思想,他說:「我慢慢探討各種媒介,當中也必然經歷過失敗,但在嘗試的過程中我會找到我想要的東西,例如我發現到紙就是我最好的語言去表達我的思想,我正需要這種乳白色的紙,可以隨時間慢慢變黃,我研究的正是生命的存在,我可以藉紙這種媒介製作作品,藉此表達生命的本質和存在,也可以表現出我的情緒。」

他又強調到他不需要彩色的作品,「我怕顏色會誤導觀眾,因此紙的顏色是很重要的,我希望作品能直接與觀眾對接,令觀眾在白紙中想像任何東西,透過作品感覺我的情緒,這種感受不一定和我的情緒相同,但我需要一種工具與觀眾交流和聯繫。」

平面的紙張建樹出立體的作品,純白的色彩因波動和皺褶而變得豐滿,純淨柔軟卻凹凸有致。每一處微小的形體轉折,都使人以身體體驗到材料的原始的光焰。霍雲通過這樣獨樹一幟的語言將作品與個人統一與存在之中,輕柔地化解一切二元對峙,自省、和解、回歸本質,最終呈現空相無色的虛靜狀態。

霍雲簡介:

霍雲畢業於意大利博洛尼亞美術學院雕塑系,並取得一級榮譽成績,亦曾在歐洲最古老的學府意大利博洛尼亞大學學習舞美專業,2009年曾於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系學習交流。他在那不勒斯、博洛尼亞、香港、北京、杭州多次舉辦個展及參與聯展,曾入圍意大利國家學院獎。2013至2015年期間任北京聯合大學當代藝術鑑賞與平面構成特聘講師。

霍雲專注於挖掘生活平常物料的原始屬性,藉此反思當今的效率世界,抒發歸情自然的渴望,並探索存在與生命的本質。旅居意大利學習、工作多年的他兼收並蓄,嘗試以不同媒介來表達藝術觀念,如雕塑、架上綜合材料、裝置等。他的創作通過材料和語言的場域共生,進而解構東方與西方,重塑歷史與當代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