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呆呆

尋訪貓頭墘在我們這一趟旅程的計劃之外。

我與燕婷在嵐島厭倦了日復一日的應酬,準備「賣甩」我們的「帶頭大哥」龍兄先行「走佬」,結果還未出門就被龍兄心靈感應般地發現,為了讓我們愉快地在島上多逗留幾日,龍兄請島上的朋友安排我們到了貓頭墘。

到了貓頭墘,自然是要在遊記民宿入住。未進貓頭墘之前,我就聽島上的朋友說起遊記民宿的老闆游晉嘉,這位生於80後的年輕人是個非常傳奇的人物。

當然,說起游晉嘉的傳奇,首先要說到貓頭墘村的歷史。貓頭墘村的歷史並不長,大抵只能追溯到清代,迄今僅一百多年。「墘」在潮汕、台灣、福建等地意為「邊上之邊」,當地俚語裏有「貓頭墘,貓頭墘,踣倒無處牽」之說,可見貓頭墘地勢的偏與險。據說從前琉球國的駙馬帶着一隊人馬乘船前往中國,在貓頭墘遇上風浪,琉球駙馬與部分下屬遇難,被葬在了貓頭墘。

後來村裏的年輕人紛紛外出謀生計,賺了錢以後大多在外定居,村裏只剩下一些戀舊的老年人。游晉嘉便是年輕人裏外出謀生的游氏家族的一員,也是事業做得相當成功的一員,成功以後的游晉嘉與其他的年輕人不一樣,他在外打拚的同時,又忍不住轉身去看自己生長的島嶼。他的眼裏看到了那些自己從小住過的,如今已經年久失修的,卻依舊有着古樸淳厚的氣息的民居,也看到了那些仍舊艱難地生活在村落裏的老年人,便起了心回到島上,來到貓頭墘。

游晉嘉把那些年久失修的老房子租下來,付給老人們適當的租金,再將老房子按原樣修葺好,把它們做成了民宿的客房。這一來,村裏的老人們有了一份意料之外的穩定收入,村裏的老房子又得到了保存和保養,在海風吹拂裏又重新煥發了生機。

抵達遊記民宿後很難不被它的客房的名字所吸引:榕樹下、半坡、停雲……無一不充滿詩情畫意。我們到的時候正是黃昏,一行人在主人的帶領下到了民宿的後山坡,在山風中與一輪暖紅的夕陽相遇,聽着海濤聲,近看葬着流落異鄉的琉球駙馬的岬角,遠眺橫跨兩島的宏偉的海峽大橋,感覺貓頭墘這座小漁村與遊記的詩情畫意又為更大的詩情畫意所包圍。

前些日冒着大風遊覽大練島最高處的村莊,爬到山頂發現了許多在寒風中生得油綠水靈的絲瓜,當即垂涎欲滴,卻又只能望瓜止饞,遺憾地離開。島上的朋友們都很熱情,每次外出赴宴,望着滿桌的各色海鮮,我這常年吃素的人只能尷尬地請主人給我單炒一碟青菜,日日口中寡淡。到了貓頭墘,在遊記吃飯時卻收穫了意外的驚喜:竟然吃到了我在島上數日來夢寐以求的炒絲瓜。

飯吃飽,游晉嘉帶我們到他的茶室喝茶。茶室很小,簡潔而樸實,引人注目的是進門即可見的半壁書櫥,書櫥裏的書一眼看去就不是擺設,而是反覆翻閱過的,有的甚至已磨出了毛邊,且多是國學與史書。如此看來,貓頭墘的山水充滿了詩情畫意和厚重的沉澱,生活在貓頭墘的人亦如此。

可惜我們只逗留了兩日便因故離開。貓頭墘與生活在貓頭墘的人一樣,在我們的記憶裏成了一本被翻開的書,若是閒了,總會尋機會回頭重讀。 (福建漫遊記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