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左)上任後緊跟美國總統拜登的對華政策。 資料圖片

香港文匯報綜合報道,日前竄訪中國台灣地區的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昨日到訪日本,會晤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岸田為佩洛西幫腔造勢,稱中方軍演「影響地區穩定」。縱觀近年來美日兩國互相勾結,在外交、經濟、軍事等多個領域屢屢針對中國。最新動作是美日攜手合作投入半導體產業,將聯手研發2納米晶片,謀求利用「商業外交」(Commercial Diplomacy),在確保晶片等「戰略資源」供應充足的同時,能抗衡中國的影響力。

美國駐日本大使伊曼紐爾日前受訪時,污衊中國「脅迫」全球,聲稱美日兩國要以商業外交和合作,來聯合對抗中國。他透露美日正尋求確保供應鏈的安全,其中晶片、電池和能源是兩國之間最關鍵的合作領域。美日雙方上月已同意建立新的下一代半導體聯合研究中心,日方也表示將提供約7億美元(約54.6億港元)資金協助美日兩國夥伴企業,提高日本工廠的記憶晶片產量。

美借「核保護傘」加強亞太影響力

美日兩國在經濟領域加強合作,試圖孤立削弱中國。就在上月底,兩國召開「日美經濟政策磋商委員會」首次會議,揚言會主導構建「基於自由主義的經濟秩序」。雙方還推出計劃,共同強化半導體等重要物資供應鏈、開發尖端技術。兩國自然不忘將矛頭直指中國,聲稱是中國採取「脅迫性做法」,今次加強合作正是要對抗「經濟脅迫」。

美日兩國近年反華的外交動作頻頻,不論是兩國之間的「安全保障磋商委員會」(2+2)會議,還是兩國與印度和澳洲建立的「四方安全對話」機制,都多次提及針對中國的議題。早在去年3月,美日雙方便藉聲明聲稱中國行為「與現行國際秩序不一致」,還就台灣地區、涉港及涉疆問題表達關切。今年初的「2+2」會議上,雙方簽署防衛裝備合作研究協定,宣稱旨在抗衡中國推進開發的新型武器。

在軍事領域上,美日關係更趨緊密。美國總統拜登今年5月訪日期間,便重申美國對日「核保護傘」依然有效,更列明美國以核武及常規戰力參與日本防衛的「延伸威懾」,較「核保護傘」更進一步,由擁核國家明示以核保護傘和常規戰力保護盟國,美國正是試圖藉此在日本部署更多武器,聲稱協助日本對抗中俄,實際亦是試圖進一步介入亞太地區,加強美國在區域上的影響力。

屢為同盟「埋單」 日經濟代價大

分析指出,美日同盟近年不斷擴張,其本質仍是要維護及鞏固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日本也可藉機確保既得利益。美日同盟一直是日本的外交和安保基礎,如今日本陸續為同盟添加經濟安全保障戰略等內容,也都是以維護和強化同盟為目標,保證自己在尖端科技領域的優勢地位。

但分析也警告稱,日本若執意配合美國遏制中國,恐帶來嚴重後果。單是在經濟領域,日本出口漸趨疲軟、內部動力不足,美國提出的「印太經濟框架」又拒絕開放美國市場,導致亞洲國家普遍反應冷淡,與一心希望有更多國家加入的日本或出現裂痕。至於美日加強軍事勾連企圖「威懾」中國,但中國在國家核心利益問題上沒有後退餘地,兩國行為只會嚴重危害地區穩定。

從歷史上看,美國更不會為日本的利益而犧牲自己的利益。從1980年代《廣場協議》引發日本泡沫經濟破滅,再到前總統特朗普時期逼迫日本開放農產品市場,日本可說是多次損失慘重。美日同盟愈趨緊密的後果,很可能是日本被迫在駐日美軍軍費、貿易往來等問題上讓步,最終為同盟付出代價。 

肆意介入台海問題 鋪路自衛隊隨美軍作戰

日本和美國的外長及防長在今年1月初,舉行「安全保障磋商委員會」(2+2)會議,簽署防衛裝備的合作研究協定,表明針對中國等國家發展的新型武器。美日並肆意介入台海問題,日本防衛省在會後發布的會議概要中表示,對加強日美軍事聯盟、應對台海地區局勢作出新的承諾,包括美日設施的聯合使用,擴大及重組對美軍支持,以及加強自衛隊在日本西南群島等地區的戰備。

美日研究管制人工智能等技術出口,意圖打擊華為等中國企業。 資料圖片

這次日美「2+2」會談不但是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上任後的首次,亦是自2021年3月後兩國再度舉行同類會談。日媒分析指出,日美「2+2」會談通常相隔約兩年舉行,較少在不足一年內再度召開。

日本媒體此前引述日本政府消息人士報道,日本和美國已制訂一項應對台海出現突發緊急事態的聯合行動計劃草案。根據計劃,美國海軍陸戰隊將在台海突發緊急事態的初期,於鹿兒島縣至沖繩縣的西南島鏈上設立臨時基地,並部署軍隊,日本自衛隊將在彈藥和燃料補給等領域提供後勤支援。今次會議概要明確指出,對聯合計劃「樂見取得切實進展」。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會談上強調,為應對來自中國、俄羅斯、朝鮮方面的威脅,美日同盟不僅要強化現有裝備,還必須開發新的防衛裝備。雙方會後發表聯合聲明,再次渲染 「中國威脅」,對中國在東海和南海的活動表示關切,同時強調「增加美軍和日本自衛隊設施的共同使用」,其意圖估計在於「共用」資源和力量,推進兩國軍事一體化作戰體系的建設。如果美日的圖謀得逞,日本自衛隊將順理成章地成為美國作戰體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無論局勢如何,都不得不與美軍共同戰鬥。

緊跟美步伐 日妄圖走捷徑成「強國」

日本外相林芳正和經產相萩生田光一上月底到訪華盛頓,與美方舉行「日美經濟政策磋商委員會」(經濟版「2+2」)首次會談,是繼安全版「2+2」後,日美在經濟領域也加緊協調,再次反映日本不論在軍事上還是經濟上,均一面倒靠攏美國,企圖以此作為成為世界強國的捷徑,但實際只是日本一廂情願,反而會損害自身利益。

美日推進兩國軍事一體化作戰體系。圖為日本自衛隊。資料圖片

日本在俄烏衝突發生後,已明顯與美國亦步亦趨,希望將靠攏美國視為成為具國際影響力「大國」的捷徑,部分日本政客把加強與美國「一體化」,當成提升日本國際地位的「跳板」。但日本此舉的代價也很大,其中之一就是要讓自己更緊地與美國綁在一起,配合美國全球戰略尤其對華遏制。

勢損自身利益 學者提日中協商

任由政治干擾正常經濟與技術交流,反映出日本在外交上的錯誤觀念,領導層假設中國是日本成為「大國」的阻礙,這種執念嚴重扭曲日本上下對國家利益的理性和正確判斷。事實是開放共贏的經濟與技術合作,更能為相關方面帶來最大利益,如果事事都看作「威脅」,就很容易導致採取各種措施阻斷正常的經濟和技術交流。日本經濟界對政府過度強調所謂「經濟安全」一直存有疑慮,因為人為的阻斷不僅傷害他們的利益,實際也損害日本國家利益。但當日本政界以至被右翼保守勢力灌輸錯誤觀念的民意,都認為「需強調經濟安全」時,日本在這條錯誤道路上便愈走愈遠。

日本右翼勢力顯然為能與美國共同制訂規則沾沾自喜,但為美國「規則霸權」張目也會傷及日本自身。美國霸權無視真正的國際規則,將自己的「規則」強加別國身上,例如通過強調「規則」來攻擊和制約中國。但這對日本沒有真正好處,美國的規則霸權只是為美國自身利益服務。

國會參議院選舉後,日本一些學者或前政界人士出於擔憂當前日本外交政策走向,紛紛就日本應在中美之間如何「站位」提出理性的看法,例如日本慶應義塾大學教授神保謙提出應尋求並非一邊倒與中國對立的道路,日本防衛大學前校長五百旗頭真則提出「日美同盟+日中協商」,自民黨前副總裁山崎拓更直指「不能只跟在美國後邊跑」,希望岸田政府能對日本真正的國家利益有更清醒的認知,走出一條不同於以往的新路。

拉攏歐洲管制高端科技出口 阻華為等中國企業發展

日本《讀賣新聞》早前報道,日美兩國政府正探討建立新的高端科技出口管制跨國機制,並考慮讓歐洲國家加入,管制對象可能包括製造半導體的機器、人工智能和量子通訊技術。報道指出,美國已經對華為等多家中國企業實施嚴格出口管制。

報道稱,「日美兩國政府警惕中國使用從他國進口產品的技術,增強經濟實力和軍事實力」。美方認為,僅透過美國的機制存在局限性,有必要聯同別國建立新機制。日本政府也跟隨美方口徑,認為新機制有效,以主導地位參加該機制,也可以更簡單地預測機制對日本企業的影響。

另一方面,日本參議院今年5月表決通過《經濟安全保障推進法》,在半導體等重要戰略物資方面將強化供應鏈,並建立保護核心基礎設施的體制,這項法案明顯參照美方的做法,試圖針對中國。

日本在2020年4月參照美國國家經濟委員會體制,在國家安全保障局下增設「經濟組」,作為經濟安全保障的指揮部。據知情人士透露,日本政府雖然宣稱「經濟組」制訂的政策並非針對特定國家和企業,但實際上大多數是針對中國。首相岸田文雄政府上台後還增設「經濟安保相」,進一步提升經濟安保體制的規格,同時推進《經濟安保法》立法工作,避免經濟安全保障政策因政府換屆而大幅改變。

《經濟安保法》由四部分構成,包括構建供應鏈、確保核心基建安全、展開尖端技術的官民研究和不公開軍事技術專利。日本將降低戰略物資採購依賴外國的風險,指定半導體、稀土、蓄電池及藥品等物品為「特定重要物資」,對相關產業增加財政扶持,當局同時會建立機制,不讓構成安保威脅的外國產品應用於核心基建。

責任編輯: 梁存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