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有民意調查發現,九成六受訪者希望早日通關,九成表示不通關對生活有影響。面對壓倒性的民意,特區政府逐步調整抗疫政策,從強制要求進入政府設施者必須掃安心出行,到有關官員表示不排除直接採用內地健康碼,均顯示特區政府正積極應對通關問題。事實上,健康碼是通關的必要前設,一旦錨定了方向,就要果斷推進,一步到位,再踟躕猶豫只會貽誤時機。

新冠疫情爆發之初,人們對病毒了解有限,在抗疫手段方面進行各種摸索、嘗試,完全可以理解。但到了疫情爆發近兩年後的今天,抗疫舉措已有明顯的優劣之分情況下,再談「摸着石頭過河」就不合時宜了。特別是在全球付出數億人確診、數百萬人死亡的巨大代價後,捨正途而弗由,仍要在抗疫措施方面拖泥帶水,明知是彎路、「倔頭路」仍要走,那就不是應有的負責任態度。

在防控疫情政策方面,全球主要有兩條路徑,一是歐美的「與疫共存」,實質上是為了發展經濟而不顧國人的死活,與人道主義背道而馳,從英國等歐洲國家疫情大反彈,到新加坡疫情日益嚴峻,證明這是一條黑暗之路;一是我國內地的堅決「清零」,將人民健康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同時兼顧經濟發展,證明這是代價最小且最成功的光明之路。

就香港而言,無論是從民意還是實際情況而言,盡早與內地通關是香港最明智也是唯一的正確選擇。香港只有更好地融入「內循環」,才能促進經濟發展,進而解決各種深層次矛盾。所謂「不必心急通關」論,顯然是沒有看到問題的嚴重程度。

要與內地通關,就必須對接機制,嚴格參照內地的抗疫標準,而落實健康碼是至關重要的一步。事實上,去年五月特區政府已開始研究健康碼,去年十一月建立了與內地及澳門健康碼的數據交換平台,並開始在「回港易」政策下局部使用。然而,至今仍沒有大規模推廣,是因為有各種顧忌和阻力。一方面,有人將內地的一切「妖魔化」,抹黑健康碼竊取私隱云云,這是刻意破壞抗疫;另一方面,有人認同內地抗疫成功,健康碼有效,但又膚淺且錯誤地認為香港完全採用內地的那一套抗疫手段,那就不是「一國兩制」了。

正是這種心理顧慮,導致香港在抗疫方面不夠果斷堅決,「抄作業」抄得不徹底,無論全民檢測、封區強檢、集中隔離、嚴防輸入等都走了不少冤枉路,導致疫情反覆,香港社會為此已付出慘重的代價,也令與內地通關好事多磨。

恢復通關說難不難,說易不易,最關鍵的就是「對接」兩個字,不僅要在健康碼等抗疫機制上對接,更要在抗疫思路上對接。思路通了,一通百通;思路變了,一變百變。只要香港社會團結一心,認準方向,採取更直接、更果斷的措施,通關就不會遙遠。香港需要放下心魔,大步邁前!

責任編輯: 梁存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