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偉傑 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

保安局局長鄧炳強點名批評香港記者協會,指組織倡議所謂「人人是記者」,有違專業道德;拉攏13歲無受訓的「學生記者」入會,亦不符外界期望。記協作為一個專業團體,理應是肩負維護行業利益的責任,向政府提出業界訴求及政策,推動行業的長遠發展,但它儼然是一個政治組織,與攬炒派過從甚密,不斷作出過分而出位的行為,埋下破壞香港的種子。

經歷違法「佔中」及修例風波後,記協已經成為攬炒派的「官方喉舌」,為他們提供「保護傘」。每當攬炒派報章的記者,遇到雞毛蒜皮的事,就會無限放大,達到譁眾取寵的效果。

另一方面,記協向傳媒同業發出專業認證,是香港發出記者證的唯一機構。傳媒代表可憑記者證,進入記者採訪區,其中就包括與特首作近距離接觸的地方,作出專業的採訪和報道工作。記者證並不是一張普通貼上相片的紙,而是代表着一種資格認證。獲得認可資格的人,必須要受過專業訓練,對所採訪的新聞,要以不偏不倚、不扭曲、不誇張的專業操守來報道,並肩負查核事件真偽的責任。

然而,記協在修例風波期間,直接摧毀了認可資格的制度。先不論當時身為記協會員的記者,有多少可以做到不偏不倚、不扭曲、不誇張的操守,記協為了包庇暴徒,不惜藉濫發記者證,招攬並非從事專業採訪工作的所謂記者,屢屢借採訪之名阻礙警方執法,掩護暴徒逃走。

記協自毀專業,放寬登記門檻,甚至讓學生加入組織。有電視台曾經直播一位在前線「採訪」的「記者」,他向警方表示只有十多歲,就讀初中。試問初中生真的懂得記者專業操守嗎?筆者質疑,記協為中學生戴上光環,目的是將中學生拉入政治漩渦內,作為前線暴徒的擋箭牌。

記協的變質,在於近年社會泛政治化風氣所造成,完全失去行業團體的功能。記協聲名狼藉,特區政府是時候要進行整頓,才能挽回傳媒專業形象。新聞從業員應接受專業訓練,加強專業操守意識。記者證須由政府部門批出,方可到前線進行採訪工作,提升傳媒質素,而非淪為攬炒派的「庇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