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女士指,她家中出現石灰掉落情況,曾要求業主維修,但對方沒有理會。
●黃女士展示租單,指業主加租300元。

僅觀塘已有兩成租戶中招 團體促即時實施新例

本港劏房亂象頻生,劏房租戶的權益一直未受保障,因此特區政府擬修例對劏房進行租務管制,近日還將原定最多加租15%的法定上限,調低至10%。不過,有劏房戶反映,現時正值條例生效的「空窗期」,有無良業主在條例生效前,搶先加租逾一成,以及用不同藉口逼遷,令租戶情況雪上加霜。有關注組織表示,單是觀塘區已有兩成劏房戶被通知加租,組織近3個月亦不斷收到求助,故促請政府即時實施該條例、把續租加幅上限進一步下調至5%、設置「起始租金」,以及成立獨立執法部門處理劏房租務糾紛。●香港文匯報記者 芙釵

劏房戶黃女士一家四口居於面積130平方呎的劏房單位中,以往租金為4,900元,但兩個月前遭業主要求加租500元,經過據理力爭後,她成功把加幅降至300元,即約6%加幅,但計及水電每月租金及雜費超過6,000元,「一家四口都只靠丈夫在餐廳打工、每月賺1.8萬元維生,還要繳付兩名兒子的補習班、興趣班費用,每月生活費捉襟見肘。」

黃女士一家被加租後,曾計劃搬到租金更低的劏房居住,但發現市場上的劏房租金更貴、更細,「一日之內找過5間地產代理,但仍找不到合適單位,只好屈服繼續租住原來的劏房單位。」她表示,租客議價能力低,面對業主的無理要求也只能啞忍,「日前冷氣機有故障,通知業主維修,惟對方竟堅拒維修,現時一家人只能靠三把電風扇代替冷氣,都不清楚該向哪一個部門投訴,真係無能為力。」

業主不願維修 反要求加租500

張女士則與兩名女兒原本居於面積80平方呎的劏房單位,每月租金為5,000元,但入住短短半年已出現天花掉灰的情況,甚至吃晚飯時有石屎脫落到餐桌上,「女兒當時大喊大叫,要求業主維修,對方只應了一句再觀察。」隨後家中水龍頭出現漏水,業主又聲稱「無錢維修」,拒絕修理。

她續說,該劏房極殘舊,但業主月前竟要求加租500元,「租約還餘一年多,提前改租約好唔合理,而且加幅對於我來說確實是吃力。」因此,她與業主討價還價,最後業主以屋宇署要求安裝防火門為由,要求3個劏房租戶搬離,「我查詢過劏房鄰居,他們根本毋須搬離,一切都是業主針對我們的逼遷藉口,只為報復我們拒絕加租。」張女士一家搬離後,現以6,000元租住另一間面積相若的劏房。

促設獨立執法部門管租務

觀塘劏房居民關注組表示,劏房租管條例「唔湯唔水」,無法真正保障租戶權益。組織者陳穎彤表示,即使將加租上限下調至10%,但現時坊間劏房的平均加租幅度為6%至8%,法定加租上限遠超市場水平,擔心日後業主會「加到盡」,因此建議將加租幅度上限調低至5%。

她透露,近3個月不斷收到租戶求助個案,目前約兩成觀塘區劏房戶已被業主要求加租或預告加租,當中有業主表明因租金津貼及租務管制而調高租金,組織擔心條例實施前的「空窗期」會出現大量加租逼遷事件,促請政府即時實施條例,並同時保障新舊租約。

此外,業主維修責任一直是「紙上談兵」,建議在條例上釐定業主維修責任,成立獨立執法部門處理未來相關租務糾紛。

劏房戶阿偉由於工傷需使用輪椅出入,因此租住有升降機直達的劏房單位,每月連水電費的租金9,500元,佔其每月工傷補償金額一半。

陳穎彤表示,阿偉的劏房租金「貴絕」觀塘區,擔心政府在不實施「起始租金」下,業主便將租金定在高位,令租管形同虛設,因此促請政府訂立「起始租金」,制定劏房標準租金水平。